即兴表演者

喜欢很多cp却懒得一批,原ID:Y.

繁市【8】夜雨绸缪

温柔诱惑受×扮猪吃老虎日常炸毛攻

薛晓only,不可逆不可拆

如果以上都OK,那么↙
 

    耳边有人在轻柔的呼唤阿洋,他躺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茫然的睁开眼睛,偏头看去,狭小的门缝间,僵硬的女尸侧身摊在湿冷的水泥地板上,血红空洞的眼眶对着他的方向,温柔的呼唤声却显得愈发诡异。
  
    沉重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响起,他的心随着脚步声在黑暗中怦怦的撞击着瘦骨嶙峋的胸膛,直到脚步声渐渐消失,他从门缝里看着那具女尸,毫无血色的嘴唇无声的开合。

  “母亲”
 
    薛洋从梦中惊醒,冷汗沁透了衣衫,无声的大口喘息,却窒息一般透不过气。他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,眸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沉淀,最终沉入幽黑的死水。

    薛洋揉着头发从单人床上坐起,阳光经窗帘遮挡只透过一些橙黄的暖光,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9:52。

    晓星尘端着餐盘进来,迎面撞上薛洋冰冷的眸子,顿时浑身毛骨悚然,放下餐盘再转身,薛洋已经变成了有点顽劣的少年模样。

  “起来了就去洗漱吧”晓星尘忍不住在薛洋蓬软的头发上揉了两下,催促少年下床。

    薛洋有点楞楞的走到洗漱间,洗漱台上已经摆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品,杯子的角上写了几个清秀的小字——小美的牙杯,薛洋看着杯子不知怎么的笑起来,被噩梦笼罩的阴霾也被驱散了。晓星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。

    晓星尘正在看书,腰间忽然缠上一双手,本能回头看薛洋却差点亲上薛洋的脸,慌忙把头扭回来,说话都有些结巴了。

“干。。。干嘛?”

“没干嘛,我就是想抱一会儿。”薛洋将脸埋进晓星尘颈窝间闷闷的回答。

    薛洋静静地搂了一会儿,却感觉晓星尘在发抖,疑惑的抬头正瞧见晓星尘嘴角没来得及收回的弧度,立刻气炸了,什么感动?只想揍这个人!

“笑什么笑,我叫你笑。。。”他恼羞成怒的把晓星尘扑倒在地上挠他后腰,晓星尘从小就怕痒,经不起他这么闹,笑的半死不活的,赶紧抓住薛洋作乱的手。

  “哈哈哈。。。。我错了好吧。。。哈哈快停下”

    薛洋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,低头愤愤的在他脖颈上咬了一口,不是调情的咬,而是真咬,疼的晓星尘直抽冷气。

  “小美你是狗吗?!为什么咬人!!”

“是啊,现在狗咬要你啦。”

“啊。。。住口。。。”

    明亮的落地窗前湖蓝色的窗帘如翩飞的蝴蝶,阳光倾洒在古朴的木质地板上,打闹的身影沐浴在阳光中映出一片柔和的轮廓。

   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,义城迎来了金黄的秋日,薛洋百般无聊的趴在床上玩手机,最近几天晓星尘回来的都有点晚,怕是又遇上什么事了。

    晓星尘在省一级医院里实习,前几天背回来一个重伤昏迷的青年男子,说是倒在路边晕死前死活不要去医院。身上都是纵横交错的刀伤,一看就不是上什么好人民,醒了就立马被薛洋打发滚了,晓星尘应该不会因此摊上什么事儿。。。

    正想着,门把轻转,晓星尘回来了,薛洋迅速溜下床蹭到他身边。

    “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?”晓星尘挂在晓星尘身上撅起嘴。

    “有点事。。。小美你都长这么高了就别再这样了吧。”少年个子窜的快,都快比他高了。

    “不嘛”薛洋赖在他身上不肯下来,晓星尘只好挂着薛洋拎着菜走进厨房,薛洋伸手去搂他肩,没想到晓星尘身形一僵,猛的把肩膀缩开了一些,顿时重心不稳跌在地上。

    “你没事吧!”晓星尘扔下菜过来扶他,薛洋却完全顾不上尾椎疼,起身抓住晓星尘的袖子就往下拉。圆领毛衣下滑露出一片白色绷带包裹的肩。

  “你肩膀怎么了?”薛洋的声音冷下去。

  “没事,就是自己摔。。。”

    “我告诉过你不要救他了。”薛洋紧紧盯着晓星尘,打断了他的谎言,攥着领口的手猛的一扯,直接把可怜的针织毛衣扯得脱了线,领口生生被扯大了一截,半挂在晓星尘手臂上,露出一大片绷带包裹着的胸膛,隐隐透出血色。

    晓星尘又慌又尴尬,站在原地僵持着,“那你也别扯我衣服啊?”话一出口晓星尘自已都想扇自己都觉得尴尬?!

    薛洋不知道是不是被他非常脱节的话震慑到了,失语地瞪着他,突然阴恻恻的笑起来。

    “ 再有下次我就把你扒光。”

    “什。。。什么——”薛洋突然用力推了他一把,晓星尘撞在操作台,拼命忍住痛还是闷哼了一声,唇上突然传来温热的触感,晓星尘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,吓得都忘了动弹,薛洋手撑在操作台上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,晓星尘受不了和他四目相对,紧紧闭上眼,看似乖顺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 坏心的少年用牙齿细细的在他唇上啃咬着,舌尖舔舐他的唇瓣,蠢蠢欲动的想更进一步,晓星尘这时才回过神,撑着薛洋的胸膛把他推开了。

    薛洋微微眯了眼,被推开后也没有再动作,兀自看着晓星尘红肿的唇不说话,晓星尘揉揉后腰,无声抽了口冷气,不用看都知道肯定青了一片。无奈他底气不足,不敢对薛洋刚刚的行为施以评价,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心思变幻莫测的少年会不会再做什么过激举动了。

    晓星尘低着头偷偷瞥薛洋,已经快入夜了厨房的光线渐渐变暗,晓星尘低着头看不见薛洋的眼睛,只能看见对方紧抿的嘴唇,不禁回想起刚刚这两片唇瓣就紧贴着他唇,少年的唇齿有些强硬的在他唇上厮磨啃咬。

    目光下移,薛洋有些明晰的喉结和漂亮的锁骨线映入晓星尘的眼眸,他第一次产生了这是一个快要成年的长得很养眼的男性的感觉。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晓星尘突然觉得很不自在,手脚僵硬的同时脸上还在发烫。

    薛洋居高临下,全程目睹了晓星尘各种小动作和表情变化,以及晓星尘不自知的舔唇动作。

  “要不我们再来一次?”

 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让我们为晓星尘没有爆粗口敬佩三秒
 
几个月没动静,我诈尸了。

 

 

 
 

评论
热度(15)
©即兴表演者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