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兴表演者

喜欢很多cp却懒得一批,原ID:Y.

【银帕/架空世界】不可言说(1)

  军火商银×雇佣兵帕
 
  地点啥都是架空的,有纰漏的地方还请谅解
 
  可能会有ooc(我尽力了QAQ)

  中篇

  如果以上都OK,那么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   黄昏的光线渐渐消失,明明还没入夜,凌乱空旷的大街上却已经无人走动,只有狂风卷起黄沙从只残余着碎玻璃片的窗户空洞贯入,斑驳的墙上到处都是枪弹留下的痕迹,一阵阵的轰鸣声从未停歇,小巷里半死不活的流浪汉蜷缩在黑暗中,等待着死亡的来临。
 
    十三区是著名的无人监管区,这里没有警察,没有秩序,随处可能遇到抢劫,所以黄昏的光线还未褪尽,普通人家就紧闭门窗不再出门了。

    对于普通人来说十三区确实不是个好地方,战火纷飞,治安几乎为零,然而对于靠战赚钱的军火商来说,把总部设在这里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 十三区被隔离网分成了两部分,一边是战场,一边则是密密麻麻的住宅区,宇宙最大的军火基地“DUKE”就坐落在住宅区的东边,占据了几乎二分之一的土地。

    夜幕降临,门口巡逻的官兵仔细审查了一辆通体漆黑的军用巨型SUV,确保没有携带枪支武器且确保有通行证后才放行。

    佩利懒懒的摊在后座上不满的抱怨:“这破地方怎么查这么严啊。”

    “小声点,别忘了我们今晚的任务。”卡米尔稍微向下拨了拨围巾,谨慎的叮嘱道。

    “切,我都快无聊死了,老大,什么时候才能行动啊!帕洛斯怎么这么磨叽。”佩利看着四周走动的军官,已经跃跃欲试的想动手了。

    “等‘商谈’完毕。”驾驶座上雷狮眯起狭长的紫眸,把车稳稳停进车位:“拿到东西就走,别做多余的事。”

    又没得玩了,佩利颇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跳下车。

    雷狮一行人被穿着带路的士兵带进大厦,弯弯绕绕走了许久,错综复杂的设计极不容易记忆,只知道来到了五楼的一间会议厅。

     带路士兵一言不发的站到一边。雷狮也不客气,直接坐到会议桌的一头,长方形的玻璃桌延伸到一片黑暗中,从刚刚起就一直坐在另一边的白发男子微微抬起头瞥了他一眼,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,一点客套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 “ 好久不见啊,银爵。”

    对方并没有回应,只是做了个手势让部下把文件送到雷狮面前。

    “看好了就签吧”

    “不用那么着急呀,我们先来具体谈谈这项计划的可操作性如何?”雷狮却不急着签字盖,把笔放在桌子上,往后一靠。大有一副畅谈人生的架势。

    银爵在黑暗中和雷师对视良久,最终还是没有拆穿他的把戏。计划在一个月前早已经定好了。

   “早就听说雷狮海盗团有四名成员,今天怎么只来了三位?” 银爵没有接雷狮的话,自顾自的反问。

   “你说帕洛斯?他有其他的任务。。。”

     此时这栋大楼的某层,身着DUCK员工服的帕洛斯在绕开多个警卫后有惊无险的到达了电子档案室,直到悄无声息的锁上门,帕洛斯才稍稍松了一口气,一边操作资料室电脑入侵资料库防火墙,一边在心里碎碎念。

    这TM什么破地方,防守严密的和座监狱似的,绕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相貌,他也不敢掉以轻心。谁知道这里的警卫都是从哪顾来的疯子。

     轻车熟路的操作终端将信息发到雷师那,仔细的擦除掉指纹,帕洛斯轻轻推开门,像一道影子般飞快的窜出到黑暗处。

     与此同时,雷狮这边也结束了长达十分钟的闲聊,在协议上爽快的签了字。

    “那么,合作愉快?”雷狮起身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,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 “其实你没有必要亲自跑来签字。”银爵亮如白昼的一双眼睛直直望进雷师深紫色的眸子。

    雷狮似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,开口却还带着冰冷的笑意 “怎么会,这是为了表达对合作方的诚意。”

    “那么就不多做打扰了。”

    银爵看着雷师一行人离开的背影,挥手叫来身旁的手下。

    “不用管雷狮的小动作,去把那位小偷先生带来。”

   “是。”

  帕洛斯现在的情况很不好,一名警卫好像注意到了他刚刚窜过走廊发出的微小响声。此时正向他这边走来。帕洛斯快速的理清思路,每位警卫身上都有配枪,一次不成的话很难再找到机会。

    在那名警卫转过转角的那一刹那,藏在暗处的帕洛斯迅速掐住警卫的脖子下压,使对方暂时失声,另一只手劈在对方后颈处,双手将晕过去的人无声无息拖入暗处。

    帕洛斯做完这一连串的动作才发现手心已经微微出汗。看来是很久没干这种事,都生疏了。这样自嘲的想着。楼道里的脚步声越来越密集,看来雷师他们已经完事儿了。

     帕洛斯在心里狠狠唾弃了一番这银爵是抽了什么风,不去监督雷师的动向反而对自己这种小人物这么上心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老相好呢。

     帕洛斯无奈之下只能随便躲进一间屋子,进来才发现是一间图书室,高到房屋顶端的书架环绕在四周,铺着羊毛地毯的房间中央有一个巨大的英式沙发,下方的沙发垫可以移动,容纳一个人应该不成问题。帕洛斯已经没有时间吐槽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一个图书室,赶紧爬到了沙发底下。

    沙发垫下露出一道缝,勉强能看见外面,帕洛斯透过这一道缝看见有人进来了,意外的只有一个人,穿着黑色军靴的人不紧不慢的走近沙发,帕洛斯只觉得一阵阵绝望感朝他袭来,这种时候能独自一人出入这的只可能是这里的管理者——银爵。

    对方好像坐在了沙发上,那双黑色军靴从帕洛斯视线里消失了。墙上挂的钟滴滴答答地走着,好像敲打在帕洛斯的心脏上。无声的压抑蔓延开来,这里太安静了,安静的就好像那个人已经走了。但帕洛斯很清楚的知道那个人就在上方。他浑身都在冒冷汗,身体僵硬的一动不动,恨不得屏弃呼吸。

  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帕洛斯已经连手指都活动不了的时候,上方传来一声极轻的叹息,好像拿小孩没办法的父母。

  “小偷先生,你还要在哪躺多久。”
    

  

评论(6)
热度(46)
©即兴表演者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