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兴表演者

喜欢很多cp却懒得一批,原ID:Y.

【银帕/架空世界】不可言说2

军火商银×雇佣兵帕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巨大的白色建筑静默的伫立在斜阳里,从舒适的车上下来,晚风从袖口和裤脚钻入连体衣,凉意瞬间浸透了全身,洛斯戴着冰凉的合金手铐,被枪抵着后腰不情不愿的迈入银爵的私人领地。                  

     铺天盖地的白色从进入楼层后就映入眼眶,如果不是走廊上空无一人,帕洛斯甚至要以为自己来到了某家私人医院。      
  

    银爵的品味也太烂了,住所长得和监狱似的。帕洛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吐槽着勉强保持冷静。脚步声在寂静空旷的长廊里显得格外刺耳,仿若死亡的丧钟。帕洛斯觉得这一片扎眼的白色像是没有尽头,每一分钟都流逝的十分缓慢。               

     帕洛斯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害怕银爵,盗窃资料被抓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,偏偏这一次感觉要栽了。     

      从沙发下钻出来的那一刻,或许是黑白反差太过强烈了,或许是放大了数十倍的心跳让他变得极其敏感了,他甚至看着对方在黑棕色皮肤映衬下显得极为明亮的一双白眸,怔住了。         

      好像有什么尘封已久的东西裂开了一条缝。那一刹那,他屏住呼吸,只能听见自己失调的心跳怦怦回响。一定是最近被雷狮仍来的重额任务逼得不正常了,帕洛斯地保持着半爬起的状态就这样僵在地上,直到门外冲进来的警卫打破了寂静。。。。。。    

     保镖把他扔进房间就离开了,帕洛斯平躺在铺着柔软艺术地毯的地上,听着保镖渐渐远去的脚步声,一时间懒得起来,双眼放空盯着抹茶绿的天花板发呆,第一想法是总算不是白色的,第二想法是是谁这么想不开把卧室刷成绿色的。好像也不是太丑。。。。         

     阳台透进来的光线柔和的撒在身上,帕洛斯追逐着光线看去,看到乳白窗帘被微风带起的层层白色海浪,以及其下翻飞的青色流苏间显得格格不入的黑色军靴。      

     帕洛斯的闲情逸致立即消散的无影无踪,双手撑地猛的支起身子,又觉得自已有点反应过激,翻身起来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土,慢慢悠悠的朝阳台走去,拉开帘子果不其然看到银爵坐在圆桌旁的沙发上翻动书页,坐姿端正的让人发指。

     “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帕洛斯瞥了瞥眼前人墨绿色军装短袖口下露出的手臂——长线条的肌肉延伸到衣袖里,轻轻敲打桌面的手骨骼分明,青筋从古铜色皮肤下透出,有力又性感,默默把他正面对抗的妄想抹去了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不知道?”对方只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,就低下头继续翻动那本该死的书。帕洛斯被他冷冷的目光看的心惊胆颤的,又非常不满银爵的心不在焉——好像在看什么小白鼠似的。

     “我知道什么?您没事找我的话能否帮个忙将我送回雷师海盗团呢。”帕洛斯指尖发抖,内心却渐渐平静下来,毕竟银爵和雷师还没撕破脸,不敢拿他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 银爵终于合上厚重的书,抬眼看他,明亮的眼眸凝视着帕洛斯,有一瞬间,帕罗斯产生了被看穿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 “十四岁有第一次犯罪行为,十五岁成为星际通缉犯,十六岁在第七区险些落网,却被雷师所救,之后就成为了雷狮海盗团的一员,我没说错吧,帕洛斯。”

     “看来您很了解我啊”帕罗斯的手暗暗攥紧,指甲深深扎进了肉里,把自己老底都掀了。。。是不打算放人了么?

“你这种人,会心甘情愿被雷狮掌控?”银爵放下书起身不紧不慢向帕洛斯走来,指尖轻柔的滑过他的脸颊,帮他撩起耳边垂下的碎发。

“。。。。。。你想做什么”帕罗斯不可自制的耸起肩,浑身僵硬的等待下文。

“我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  最后一丝余晖也隐入地平线,周遭彻底陷入黑暗,银爵站在一片黑暗中向他伸出手,亮如白昼的眼眸是黑色天空下唯一的光。

评论(3)
热度(23)
©即兴表演者 | Powered by LOFTER